莫奈:寻找新的光(第二部分)

在生活中的艰难困顿中,莫奈和其他印象派画家都受到了朋友们的资助。印象主义者的朋友并不是很多,但是他们慷慨解囊,买下印象派的作品,为印象主义者提供了物质上的支持;更加重要的是,他们也带来了温暖的友谊。业余画家古斯塔夫·凯勒博特(Gustave Caillebotte)便是其中之一,他家境富裕,多次参与印象派的展出。巴黎歌剧院的男中音Jean-Baptiste Faur购买了马奈和其他印象主义者的画作,其中包括了许多莫奈的绘画作品。巴黎的市政官员Victor Chocque只要资金充裕,就会购买印象主义者的画作。Gachet博士也拥有不少莫奈及其友人的作品,他视为珍宝。《艺术时刻》(L’Art de la Mode)的出资人监编辑Ernest Hoschédé在购买了印象派作品之后,还会邀请画家去他的庄园做客。1876年7月,马奈在Hoschédé家中度假两周。Hoschédé的庄园位于巴黎南部的蒙日龙,马奈回赠了Hoschédé一些装饰画板,用来装饰他家城堡的主会客室。

克劳德·莫奈,《午餐》,装饰面板,1868年。油画布,160 x 201厘米。奥赛博物馆,巴黎。

装饰绘画对于莫奈来说并不是一个全新的领域。这些巨幅的方形帆布画不过是印象主义作品的扩大版,因为这种尺寸不太适合户外作画。莫奈在工作室研究作品,但是他的装饰画仍然具有户外写生的特点(蒙日龙花园的一角)。灌木花草由于在帆布的下缘而被裁剪,可以看到池塘里明亮的蓝色。这并不是古典风格的绘画,而是一种随机的选择。莫奈的另一幅作品是树荫下的池塘,池塘的面积占据了画面高度的2/3(池塘也位于蒙日龙)。眼睛几乎很难辨认出,树下有位女士拿着鱼竿,另一位女士则躺在草坪上,还有两人在走向远方。莫奈几乎推翻了所有古典主义的空中视角规则。

在1877年的第三次印象派展览中,莫奈首次展出了一系列的画作:圣拉扎尔火车站的七个场景。他从他所创作的十二幅车站主题的绘画中选出了七幅,其主题不仅与马奈的《铁路》相吻合,也有莫奈特色的阿让特伊的火车和站台,体现了铁路首次出现之后的趋势。

莫奈,《花园里的妇女》,油画布,255 x 205厘米。奥赛博物馆,巴黎。

19世纪70年代末是莫奈生活中最困难的时期。 1878年,莫奈一家不得不离开阿让特伊。尽管有朋友的资助,莫奈的经济状况仍然持续恶化。他仍然在塞纳河畔继续作画,他还发现了维特依,是一个离他不远的美丽的小镇。莫奈,Alice Hoschédé和她的六个孩子在1878年的时候搬到了维特依。孩子中最小的一个Jean-Pierre,几乎与Michel Monet同时出生。甚至有人猜测他是莫奈的儿子,因为在蒙特龙留宿过之后,他和Alice的关系便非常亲密了。1881年Hoschédé要求爱丽丝回来,但是为时已晚。莫奈非常高兴,将她的孩子视为己出。但是由于他们时常经济上困顿,于是被迫搬到了距离Vétheuil不远的Poissy。

莫奈的房子边儿上,有一个充满开花向日葵的花园。阳光穿过花园,照射在莫奈的帆布画上。虽然莫奈的作品并没有许多静物画,但他无法抗拒在花瓶中绘制向日葵花束的诱惑(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)。在他的笔刷下,黄色的花朵奇迹般地变成了阳光。 1879年卡米尔死亡。莫奈把她画在她的死亡之上,即使在他生命中的这样一个悲惨的时刻也无法抗拒色彩的倾注。在此期间,他经常画诺曼底,探索其美丽的海港:Fécamp,Dieppe和Varengeville。他每次都离开几个月,绘画的主题有时候让他离家很远。 1883年12月,莫奈和雷诺阿一起前往普罗旺斯,之后又去了热那亚。无论他在哪里工作,莫奈都没有忘记他的家人。但是,直到1 992年Ernest Hoschédé死后,他们的家庭生活都并不幸福。Alice和莫奈最终于1892年7月16日在吉维尼结为伉俪。

莫奈,1880年,《艺术家花园》,油画布,151.5 x 121厘米。国家美术馆,华盛顿特区。

在十年前的吉维尼,莫奈买了一座房子,系列绘画创作成为莫奈的主要工作之一。三十年后,他叙述了他是如何达成的。 “我画了一些吸引我眼球的干草堆,这是一个很棒的系列,距离这里也很近。有一天我注意到我的光线已经改变了。我对我的继女说:‘如果可以的话, 去房子里再给我那块画来。’她带了画布给我,但不久之后,它又不同了。另一块画布!还要一块!除非我有效果,否则我不会工作,就这样实现了”。干草堆成了他的工作中几乎无限的系列。他绘画了初夏绿草地上的干草堆,也画过冬雪覆盖的绿草堆。

在1892年,莫奈到鲁昂旅行。由于他不得不在鲁昂呆上一段时间,。他租了一间面向着名的哥特式大教堂的房间。他开始从他的窗户画大教堂,白天的,黑夜的,各种天气下的。雾蒙蒙的天气中阳光照射进来,大教堂似乎要在朦胧的热气中融化了。他的边缘开始模糊,建筑颜色明亮,几乎都要透明了。夜幕降临,蓝色的阴影渐深渐浓,哥特式花丝石雕在辉煌之中呈现。在现实中,莫奈的创作主题根根就不是鲁昂大教堂,而是诺曼底的光线和空气。创作的结果便是真正的色彩交响乐。至今为止,从来未有如此之艺术。在1895年的春天,莫奈进行了一次个人展览,展出了二十种不同的鲁昂大教堂。

英文系列画是莫奈绘画大气层的自然演变。莫奈在十九世纪末启程去伦敦,在二十世纪初,他创作了一系列的泰晤士河为主题的作品。滑铁卢桥系列41号帆布画,国会系列19号帆布画都是其中翘楚。莫奈现在明确地将著名的伦敦雾作为他作品的唯一主题。

莫奈最后的旅行中有一次是他于与Alice在1908年一起前往威尼斯。莫奈心情不好,甚至不想工作,他说威尼斯一切都太美了。尽管如此,与往常一样,他允许大自然来诱惑他。他在威尼斯的作品中充斥着振动的色彩。阳光柔软地反射在运河的水面上,沿着水面滑行,并在潮湿的阴霾中褪色,模糊地形成了教堂的形状。

在20世纪90年代,莫奈的生活充满了热情。他在吉维尼创作了自己的花园,因为他已经投入了系列作品的创作中。莫奈自己画了池塘的形状和横跨池塘的小桥梁。他画了大量的花园景观,对莫奈而言,花园成了一个真正的诱惑。当然,他最爱的主题是睡莲。

莫奈在1926年12月6日于吉维尼去世,他是印象主义画家中最长寿的一位。莫奈在1905年的秋季沙龙上看过马蒂斯和“矮子”,在1907年,他目睹了毕加索立体派的出现。他的儿子死于1914年,他目送自己的儿子去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。他阅读过安德烈·布列塔尼发表的超现实主义宣言。我们可以看到,在莫奈的晚年,他已经不是一个印象主义者了。他仍然画睡莲,但是和他一贯的风格背道而驰了。画笔更粗了,闪烁的灯光黯淡下去,画面也暗了下去。这幅作品几乎是抽象的。但是在睡莲前,人们丧失了有关画布和色彩的感觉。自然的呼吸在印象派画家这里是如此的强烈,只有一个印象主义者才能创作出来。

更多阅读:当当京东,亚马逊,Parkstone International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